PMI跌破荣枯线,通胀变通缩,央行宣布扩大“定向降准”范围

首页 > 理财 >正文

【摘要】2019年,通缩风险大于通胀风险。

特邀作者     时代财经 原创  ·  2019-01-04 10:28
PMI跌破荣枯线,通胀变通缩,央行宣布扩大“定向降准”范围 - 沙巴体育平台官网
来源: 文/时代财经 魏子皓   



201812月官方制造业PMI和财新制造业PMI先后公布,数据双双降至荣枯线下,制造业景气明显转差,工业价格通缩出现抬头。经济人士预计,央行年内将运用货币政策工具维持流动性的宽松,“降准”窗口有望再次打开。

而就在12日晚间,央行突然宣布调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扩大符合定向降准标准机构的覆盖面。市场普遍预期,这仅仅是央行实施定向宽松货币政策的前奏,年内甚至每个季度都有降准一次的可能。

PMI双双下行

1月2日,财新公布的2018年12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录得49.7,低于11月0.5个百分点。这是2017年6月以来首次落入收缩区间,显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加大。

财新统计的PMI与统计局官方PMI是一致的,均呈现加速下行态势。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12月制造业PMI录得49.4,较11月回落0.6个百分点,为2016年8月以来首次落入收缩区间。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解读官方PMI称,近期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等多重因素影响,中国制造业发展环境稳中有变。具体来看,市场需求下行压力加大,企业预期趋于谨慎。同时,一些行业逐步进入生产淡季,企业对近期市场预期谨慎。

而财新智库莫尼塔宏观研究主管钟正生评论PMI数据时表示,12月制造业内需下滑、外需仍受压制,企业去库存意愿增强,工业品价格趋于下行,制造业生产或将进一步受到拖累,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有进一步加大的迹象。

财新PMI统计样本的小企业较多,而统计局公布的PMI指数更多会统计一些大企业的情况,两者结合看大中小型企业的分项,当前的经济下行已经呈现出各类企业全面下行的态势。

有转入通缩的可能性

“当前经济基本面和通胀的下行较为确定,且新的压力来源正在逐渐显现,”新时代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除了内外需求转弱外的原因外,工业品价格的下降可能在边际上产生了更大的影响,工业扩张受到通缩的压制。”

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新出口订单指数等核心指标,均出现进一步回落,也预示工业增加值增速还会放缓。其原因,一方面是,以原油为代表的海外定价商品价格快速回落,另一方面是,以钢煤为代表的国内定价商品不再受到供给收缩的支撑。

而需求端来看,2018年出口增速已经承压,而2019年外需环境可能存在变数,且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继续贬值的可能性不大。潘向东认为,“即使不考虑贸易摩擦,今年出口高增速也难以维持。同时,消费缓慢回落的压力还会持续存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从产成品库存子指数的下滑来看,当前经济处在去库存的过程中。也就是说,大家都在想办法卖掉手里的存货,但是需求不足,老百姓不消费,企业也不消费。

这其实就是经济学中常说的“通缩”风险。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在2018年12月就曾预言:“2019年PPI增速很可能将会回落至零以下。”换言之,工业品价格有转入通缩的可能性。

通缩对经济冲击更大

在经济学上,相比温和通胀,通货紧缩对经济的冲击力更大。简单而言,通缩意味着企业生产的产品太多,而因市场中的钱不够,产品卖不出去,企业赚不到钱,于是运转减速,进而造成工人降薪甚至失业回家,从而影响居民收入。一旦居民收入降低,反过来又势必将影响到消费信心,之前可买可不买的东西,也就不买了。前述的各种影响最终合力造成了经济收缩的态势。

广东财经大学统计学教授孔荫莹对时代财经表示:“汽车行业作为可选消费的代表,在2018年的表现很差,这就是经济收缩,货币通缩的表现之一。”

孔荫莹表示,破解这个难题,一是增加货币供给,降低利率,通过积极的财政,进行减税,降低企业成本;二是政府冷启动一些项目,让经济强行运转起来,带动就业,恢复工业需求,进而带动消费需求。

货币和财政双积极

“2019年货币的宽松方向不会改变,即使美联储再度超预期加息,人民银行也不会以牺牲国内经济为代价跟随,”潘向东预计,未来央行的宽松方式可能更注重以定向手段引入民营经济与小微企业,从而尽量避免流动性在特定阶段出现堆积。

中国人民银行1月2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扩大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覆盖面。

据专家预测,此次定向降准政策再调整,预计可以释放7000亿的流动性。而央行的“礼包”还不仅如此,市场普遍预期,本月还会实施降准。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时代财经,“降准有两种形式,一个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一个是降准置换MLF,从结构性优化角度来看,后者效果更好。”

温彬预计,2019年每个季度都有降准一次的可能性。短期内央行会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创新货币政策工具,用不同期限的政策组合,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而在财政政策方面,潘向东认为,年内政府会有节制地加力,通过基建补短板、减税及地方政府专项债加码等适度提振内需,但地方政府债务约束不会破除,稳增长更注重效率。在房地产调控政策方面也不排除出现微调,但绝不会全面转向。



来源: 文/时代财经 魏子皓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